• <font id="bipz5x"><style id="bipz5x"><label id="bipz5x"></label><noframes id="bipz5x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歡迎進入榆林網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媒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榆林日報公衆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榆林日報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榆林日報微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榆林發布公衆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榆林發布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榆林TV公衆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榆林日報企鵝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榆林日報頭條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“疫”兒童醫院 醫護“媽媽”在“打怪獸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0-02-13 09:2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武漢兒童醫院的醫護人員正在照顧患兒,如今樂樂已經完全接受了“臨時媽媽”們的照顧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爲武漢唯一一家接收新冠肺炎患兒的定點醫院,武漢兒童醫院在疫情發生以來已收治多個確診和疑似患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些新冠肺炎患兒中,有的只能獨自住院隔離治療,有的則需要家長陪護,但有些患病家長同樣需要單間隔離。該院風濕免疫科副主任醫師劉凡介紹,在這種情況之下,除了診治、日常護理,患兒及家長的情緒安撫也是醫護工作者的重要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患兒在送給醫護人員的信中寫道:“他們有著同樣的造型,穿著防護服、戴著口罩和護目鏡,全身包裹著只露出一雙眼睛,雖然看不清他們是誰,但一定是保護我們、打‘怪獸’的超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護士當起“臨時媽媽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晨7點剛過,胡纖從宿舍急匆匆趕往武漢兒童醫院呼吸科隔離病房,雖然還沒到換班的時間,但她心裏惦記著病房裏的樂樂(化名):“孩子起得早,我得提前去沖好奶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樂樂是一名新冠肺炎確診患兒,1月31日上午住進武漢兒童醫院內科綜合隔離病房,當時他還不到七個月,尚未斷奶。樂樂的母親是中南醫院一名護士,在工作崗位上感染,作爲密切接觸者,樂樂和外公外婆三人也相繼被確診,而這時,樂樂的爸爸還在國外。好在樂樂屬于輕症患兒,病情較平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兒童醫院有規定,被隔離患兒需要有一名相對固定、健康、無基礎疾病的家人陪護。樂樂的外公外婆把樂樂送到醫院後,因病情相繼加重住到了武漢市第七醫院,樂樂只能獨自留在兒童醫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沒斷奶的樂樂,醫生護士們都覺得有些棘手,不少年輕的小護士還沒有養育孩子的經驗。“寶寶住進來的第一晚,整個病區都能聽見他嘹亮的哭聲。”護士長陳小茜記憶深刻。孩子突然離開熟悉的家人和環境沒有安全感,有些“認生”,加上身體的不舒服,只能用哭來表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小茜向樂樂媽媽問清他的生活習慣後,專門排了個班,三班護士輪流照顧,“臨時媽媽”們給孩子洗澡、換紙尿褲、喂奶、哄睡。“3小時喂一次奶、換一次紙尿褲”“寶寶醒著時不喜歡躺在嬰兒車內,要抱著走路,陪他玩耍”“寶寶睡覺時會吵鬧、揉眼睛,需要抱著溜達才能入睡”……這是樂樂床頭貼著的一份“說明書”,是“臨時媽媽”們總結出來的一套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醫護人員就是大家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,樂樂從內科綜合病區轉到了呼吸科隔離病房,呼吸科護士長宋慶征求大家意見後決定,安排一位護士“專職”來看護樂樂,胡纖自薦,“我來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和這孩子有緣”,胡纖說,自己的女兒也剛滿七個月,剛好比樂樂大一天,“我有照顧這個年齡孩子的經驗”。抱起樂樂,胡纖不自覺地念叨:“來,媽媽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纖說,剛開始是說順口,但後來覺得自己本來就是樂樂的“臨時媽媽”,既然擔負起照顧樂樂的責任,就應該把他當做自己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纖有一個5人的微信群,裏面有樂樂媽媽和四位醫院的“臨時媽媽”,大家有空時會拿起手機拍些照片和視頻,讓樂樂媽一解相思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從進入隔離病房,胡纖已經十多天沒回家,哺乳期的孩子被迫斷奶,只能在視頻裏咿咿呀呀地沖著媽媽樂。“女兒出生後就沒離開過我,每天都是我摟著睡,現在我不在家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吃得好,睡得安穩。”實際上能和家人聯系的次數非常有限,胡纖每晚九點半下班,等她再回到宿舍,女兒早就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樂樂和自己的孩子一樣,因爲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被迫和媽媽分開,胡纖對樂樂除了喜愛,更多了一份心疼,她不知道這疫情還要持續多久,但不希望任何一個孩子被卷入這場戰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風濕免疫科副主任醫師劉凡眼裏,所有醫護人員是這些孩子們的家長,在她負責的病區,有19個疑似病例。經過治療,有的孩子確認沒有感染,普通呼吸道感染治愈出院時,家長幾次三番地鞠躬致謝,劉凡反倒覺得不好意思,“古話說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孩子們來了這裏,就是把生命交給了我們,像對待自己家孩子一樣對待他們,是應該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鼓勵家長也是劑良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凡介紹,在疫情之前,呼吸科就接診過病毒性的、支原體的等等各種肺炎,其中也不乏重症患兒,所以有比較豐富的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在院的患兒中,輕症居多,治療多以霧化爲主,對于護士長宋慶他們來說,這都是輕車熟路的工作,“但新冠肺炎的特殊性在于它傳播性強,需要隔離治療,這給患者,尤其我們兒科的患者家屬帶來不小的壓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慶了解過每一位患兒的情況,發現大多數都是家庭型感染,“全家人都被傳染。來陪床的患兒家屬不少也只是家庭中的輕症者,並非是完全健康的。”爲了避免他們在醫院交叉感染,有條件的病區都實行單間隔離,家長們的焦躁和憂慮幾乎籠罩在每一個病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凡能感受到家長們的無助,她的每一次出現如同救命稻草,家長們抓住後詢問著孩子病情的每一個細節。更多時候,交代完病情,劉凡要說上更多能夠讓家長們寬心的話,“這時候的一句鼓勵對他們來說是劑良藥,家長們情緒好了也有助于孩子病情康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慶則感覺到,每一位患兒家長都渴望傾訴,他們擔心著眼前孩子的病情,也關注著在其他醫院治療的家人,心理壓力大。低齡的孩子身體不舒服,整夜地哭鬧,家人和護士們只能一遍又一遍耐心地去哄,去陪伴,“我們是家長的支柱,如果連我們都崩潰,那家長更沒信心了。”這是宋慶給自己打氣,也是對自己的基本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元宵節這天,隔離病區外的同事給宋慶他們送來了湯圓,煮好後,這些湯圓被分發到各個病房。有患兒家屬端著碗淚流得止不住,“他們太需要關愛了”,宋慶告訴新京報記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盼媽媽勝利早日回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們有著同樣的造型,穿著防護服、戴著口罩和護目鏡,全身包裹著只露出一雙眼睛,雖然看不清他們是誰,但一定是保護我們、打‘怪獸’的超人。”這是一位患兒給護士們寫下的一段話,相較于家長們的焦慮與不安,孩子們的情緒反而不那麽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凡每次走入病房,都有孩子遠遠地就和她揮手打招呼;深夜值班的護士,時不時會發現自己桌子上有孩子送來的水果。“孩子們不知道我們的長相,但對這身防護服已經很親,有感情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個月大的樂樂現在也已不認生,他乖巧地趴在胡纖肩頭,不哭不鬧,還常常被其他“臨時媽媽”們逗得咯咯直笑。穿著防護服的胡纖經常被累得滿身大汗,護目鏡裏積攢的汗水多到影響視線,但樂樂未來出院後,她肯定會挂念這個孩子,這是段特殊時期的母子情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樂樂已經完全接受了“臨時媽媽”們,他喜歡站在“媽媽”們的腿上,經常被逗得咯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凡的微信上會收到父親的消息,讓她一定要做好防護,但實際上,今年72歲的父親,最近也一直在醫院工作。自疫情暴發以來,各科室醫生都被抽調到一線,已退休的父親主動申請上崗,在醫院坐診。“說來慚愧,我哪有時間照顧他,都是他叮囑我注意安全。”劉凡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凡跟其他醫護人員一樣,也惦記著家人和孩子。今年媽媽和外公都在醫院加班,16歲的小方不知道媽媽劉凡還會奮戰多久,但每次收到媽媽報平安的信息後,她都會忍不住抹淚。在給媽媽的信中,她說,“願某個寂靜的淩晨伴著初升的太陽你能卸下盔甲,退下鋒芒,脫去那件戰衣,手提樓下老爺爺的熱幹面,然後叫我起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夕,小方爲疫情中的人們寫道:“我知道你的緊張,我知道你的難處,但是你背後支撐的那些人不僅僅是醫生,他們也是父母……那個全身防護服卻伛偻著腰,有點格格不入的人他是我的外公……還有我的媽媽,都說他們是黨員會沖上前線,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痊愈康複,也明白醫生的使命,可是我也希望她能夠平安。因爲,我只有一個外公,一個媽媽。我把我的外公和媽媽都借給你了!”(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來源:新京報編輯:梁亞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PP下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40